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当代杂文网,中国 书画评论网

用故事的方式写杂文,用杂文的形式写故事;故事里有杂文,杂文里有故事.

 
 
 

日志

 
 
关于我

作家,杂文家,书画评论家,,鉴赏家,美术家。报社副刊编辑,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座教授,中央文史馆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出版过小说《风骨》及《杂文集——戏说官场》,《变态的书画圈》等。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说帽子(发表在2015年7月11日《中国书画报》第一版)  

2015-05-13 07:3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这个人一生不喜欢戴帽子。也并不是因为“帽子多了不挡寒”。寻找了半生,没有一顶适合我戴的:不是小了,就是大了。小了呢,戴在头上像是孙猴子被套上了紧箍咒:一天到晚不自由;大了呢,戴在头上乱摇晃,一不小心不是摇落了自己的,就是碰翻别人的。想来还是光头好!

  你还别说,有很多人与我不一样:不仅喜欢戴帽子,而且什么颜色的都戴!合适的,不合适的,越大越好,越重越好!不惜把头压偏,把腰压弯。

    就说书画界吧,喜欢戴“帽子”的人特别多!

  前两年,  我在山东鲁南采访时曾见到一张“地球级大家”的系列名片,一套5张。上面的“大帽子”就差一点点能把我吓趴下。我数了一下大约有50 多顶,什么“世界书法家协会主席”,“世界华人书法家家联合会秘书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书法部主任”,“世界书法比赛组委会主任”,“全球书法评选标准鉴定家”等等,每一顶都是“地级”(地球级)。一开始,我还在想:这人是不是有病?我在与他握手的时候,留意了一下他的体温发现并不发烧。这——,我就纳闷了: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凭空给自己扣上这么多,这么大的帽子呢?我在请求这位“地球级”留下一幅墨宝时,发现:其人的水平极不上档次,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堂!这让我想起了古人的“帽筒”:底面一截全是空的,上面盖着大帽子。

   无独有偶:一次我在南方参加一个活动,在一个“老书法家”的创作室墙上看到挂着许许多多“大帽子”,也够吓人的,什么“国礼书法家”,“世界杰出书法艺术家”,“世界遗产书法大家”,“世界吉尼斯大全书法家”等等,等等,而且都是铜质的,有的还是镀金的,上面还有公章,看来很正规。我看了看这位大家的书法,与上面那位“地级书法家”不分上下。我就闷了:这些“世界级大奖”都是谁发的?又是怎么获得的?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世界发证机关”:那是一条古街的小巷深处,一块木牌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制作各种奖牌,证书,立等可取”。我走进一看各种级别的牌子,证书应有尽有!只钱有多大,奖牌的级别就有多大!

     就这事,我觉得有趣:不知这些“地球级的大家”究竟怎么想的?有钱没地方花了?干嘛去捣鼓这事?有这份闲钱还不如弄俩猪蹄啃啃呢!再说了,这么高,这么大的帽子,有人信吗?我想:用它来吓唬吓唬小孩也许还行。不过,现在的小孩,根本对这玩意没兴趣;要是用它吓唬成年人肯定不顶事,反而让人笑你是神经病患者。作为书画艺术家还是实实在在做点学问最好,还是真本事比假帽子能吓唬成年人和未成年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