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当代杂文网,中国 书画评论网

用故事的方式写杂文,用杂文的形式写故事;故事里有杂文,杂文里有故事.

 
 
 

日志

 
 
关于我

作家,杂文家,书画评论家,,鉴赏家,美术家。报社副刊编辑,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座教授,中央文史馆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出版过小说《风骨》及《杂文集——戏说官场》,《变态的书画圈》等。

网易考拉推荐

               跟随“跟屁虫”(原创)  

2010-05-24 10:58:57|  分类: 社会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天,我一脚踏进北京琉璃厂,只走到第七步,就见身前身后身左身右一圈的人呼啦啦地向我扑过来,足有二十多人,把我吓得又向后倒退了三步.。这时我听到几乎所有来的人都在说:“先生,您买字画吗?高仿的,能乱真,还有'国家文物局书画鉴定中心'的证书呢,我那里有的是!”

    我突然想起来了:对!这就是收藏界传说的“琉璃跟屁虫”,和潘家园的“家园跟屁虫”是一样一样的!哈哈,“缘”来你们都在!说真的,我早就想看看这些“跟屁虫”都玩得什么把戏?那些“高仿”有多高?“国家文物局书画鉴定中心”都设在哪儿的?又是如何鉴定和发证的?脑海里迅速冒出无数问号来。

       正在我愣神的时候,那些人一看“有门”,于是对我下手了:有的拉胳膊,有的揽腰,还有的似乎在掐我的脖子,他们的“热情”真的让我受不了,象抓逃,象绑架,又象要五马分尸,实实在在地把我吓了一大跳!不过,我当时还是有心理准备的:这些年来,为了了解市场我经常与这些人打交道,具有丰富的应对办法.多少风险都经历了,也不缺这一次了!再说了,这也好玩,够刺激!想到这,我说:“你们这么多人拉我,我究竟跟谁去?”那些人似乎突然清醒过来了:对呀,他应该跟谁去?就在这时,他们中的一个中年汉子突然松开了我的手,站在一旁气势凶凶地告诉另外几人:“你们都给我松开,让他跟我走,是我先发现的!我的感觉是他随时都有可能与他们玩命!我觉得可笑,看那架势好象拿我去请功领赏.你看这家伙,那眼睛睁瞪得多大!.这一招果然很灵,喝推了一帮"喽罗"们.他们给我松了“绑”,恢复了我的自由,此人冲我笑了笑,有了一种成就感:“嘿嘿,嘿嘿.这帮小子还得听我的!”

       我与“跟屁虫”交换了一下——我成了他的“跟屁虫”跟他而去。我们顺着“荣宝 斋”一侧往里走,曲径通幽,小巷深深,不时来到一个破旧的小院落,钻进一间矮房子,眼前的情景惊得我是目瞪口呆:装裱好的字画整齐的排列着五排,足有两米多高,每一幅上都贴有标签,写有书画家的名字.我仔细看了看,真是大开眼界了:哇噻!历代的著名书画家的"力作","代表作"在这里被一网打尽了!不仅如此,没装裱的"名家名作"还堆了半间屋子,不计其数!这些作品都装在专门的信封里,名家的信封,专用纸,全国各美院的信封,便签,名家手拿"作品"的照片,拍卖公司的"证书"等应有尽有,真的可以申报"世界基尼斯造假大全"了!

       我顺手抽出一幅“吴昌硕的作品”,四尺整张的.我问了问价格.老板告诉我:"这是高仿的,拍卖行都拍过我们的东西,价格拍出几十万!前几天有一个南方的大老板买了我的一幅吴昌硕的作品送给当官的还跑下一个大工程呢!现在做官的都是"美盲"根本不懂这些!你买去一样当真的办事!不过,这样的高仿,价格也高!不瞒你说:我们家的高仿,都是在书画鉴定专家的精心指导下进行的.从印刷,描绘,做旧,印章,照片,证书制作等等每道工序都有专家现场严格把关,绝对没有质量问题!我们不光有鉴定证书,还有拍卖图录,书画家的专集....."他如数家珍地想我介绍.我翻了翻他们的"<<拍卖图录>>,专著,发现全是自己伪造的,但是都带有"防伪标志"!这些人真够专业的!这也让我联想到前年的一家晚报刊发的一则消息:江苏有一造假者,仿造著名书画大师傅抱石在金刚坡时期的画作.他培养的那帮小画家已经从13岁仿到了48岁,已成长为大画家了!他们闭上眼睛都知道哪里有一条线,哪里少了片树叶.就那几幅画不停地画了30多年,已经仿得非常老辣了!他们的水平甚至超过了原作.大部分作品都是在著名拍卖公司拍出的,老板的资产早已超过两个亿了!

        当我问老板吴昌硕的作品多少钱时,他说:“我一看你就‘长得很有钱’,一定是个大老板!但是,为了咱们今后的合作,我只收您800元好了!对了,您还要不要鉴定证书?”我问他证书多少钱?他说:“就收您70元吧!批发价,哈哈,批发价!”我与他讨价还价说:“作品吗,我只能出200元;证书吗,出50元.不过二百五不好听.再加10元钱,总共260元.如果你同意,那就成交;不同意的话,咱们只好告吹了!他略停片刻:“好!成交!”于是,他拿出照相机给我的那幅“吴昌硕作品”拍了照,又把照片贴在“国家文物局书画鉴定中心”的证书上,然后砸了钢印.买卖便"齐活"了.

     抱着“吴昌硕作品”我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那条小巷的时候,真是万端感慨:据说,单是琉璃厂和潘家园这两大市场每一个周六周日,每一天售出的假书画可以论吨计算!依次类推到全国的假货市场,就可想而知了!造假者手中操纵着现代化的造假工具和手段,还有书画鉴定家们的精心指导,甚至有人高坐在"专家席"上当托儿,更主要的是书画市场历来不打假,今天的造假售假之人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向世人宣布:我们将勇往直前,无敌天下!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