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当代杂文网,中国 书画评论网

用故事的方式写杂文,用杂文的形式写故事;故事里有杂文,杂文里有故事.

 
 
 

日志

 
 
关于我

作家,杂文家,书画评论家,,鉴赏家,美术家。报社副刊编辑,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座教授,中央文史馆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出版过小说《风骨》及《杂文集——戏说官场》,《变态的书画圈》等。

网易考拉推荐

从财主,到乞丐(民间收藏故事)  

2008-08-04 15:55:57|  分类: 民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朝末年的一个早晨,在烟波浩淼的微山湖畔,渔人们看到一位蓬头垢面,衣不遮体的老乞丐左腋下夹着一张破席,手端一个破石碗,右手拄着一支弯如游蛇的“手杖”,面对滔滔湖水,大声疾呼:“我有三件宝!三件宝哇——!……!”

从黎明一直喊到黄昏,从声嘶力竭喊到啼血无声……湖水从远处推着浪头不断拍打着他脚下的巨石,渔鹰凄厉的叫着掠过他的头顶,又回过头来,不断的绕着他盘旋……。那场景 ,无不让人垂泪。

可怜的老乞丐,最后从悬崖跌进大湖.....。在他走后的多少年之后,每到黄昏,渔人似乎还能听到他那凄厉的疾呼。

这个老乞丐,原是百里湖畔上有名的大财主:家有千倾肥沃的湖田,庄园三处,牛马无数,妻妾成群……

而后来,他咋就沦为乞丐了呢?

说起来,有着一段不平凡的故事——

也许是鬼使神差,到了晚年,他却走火入魔似地开始“淘宝”:他差人四处张贴“广告”征集“宝物”,并撒开人马到处寻宝。

 一天中午,家门来了一位青衣小帽,须髯飘飘的老者,腋下夹着一张破芦席,说是登门献宝。看门的张成,盯着他那脏兮兮的破席,满脸疑惑:“这张破席片,能算宝贝?”尽管如此,张成仍不敢怠慢,因为老财主有交代:“凡来送宝者,一律来者不拒,立马通报给我!”于是张成呼呼生风边跑边喊:“老爷!老爷!有人送宝!有人送宝来了!……”

老财主闻声而出:“快!快请呀!”

不多时,持宝人被唤了进来。财主一看,是一个夹着破席的人。顿时,心中不快:“你夹个破席来干啥?!戏弄老爷我是吧?!张成,送客!”

张成正欲动手,只见持宝老人不慌不忙:“且慢!”把手一扬,“老爷,你听俺把话说完,再赶不迟!”仍然撸着胡子笑吟吟的。

他泰然自若的态势,却让老财主大为吃惊:“他咋不害怕呢?莫非……?"老财主缓和了口气,朝张成摆了摆手:“请让他把话说完。”

持“宝”老人说:“老爷,如果不是稀世之宝,俺也不敢到老爷府上来讨打!你老不要小看这张破席,这可是当年孔老夫子讲学用过的呀!这是俺老辈的老辈、老辈的老辈传下来的,俺那先人就是孔子的学生!”

老财主一听,几乎从台阶上跌下来:“呀,好宝哇!好宝!:于是扑过去,抢过来破席,问老者:“快说,你要多少银两?”

老者说:“你不识宝,俺不卖你,俺要卖识宝人。”说着拔腿就走。老财主急了,再三打鞠赔礼,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

这时,老者的“气”也消了,笑吟吟的撸着胡须:“我不要银两,要银两那不就‘外气’了吗?我已是耄耋之年,膝下有一犬子又是败家之子,我这绝世珍宝是不能传给他的,一直想托付一个可靠之人妥为保管,因此找到了您老弟这里.缘分呀!既然有缘,俺也高攀了,就叫您老弟算了!哈哈......"这时的老财主也欣然答应着.

“老哥呀,那你要什么尽管说吧!”老财主已迫不及待了!

“老弟,这可是不可再造的宝物呀!孔子只有一个,席也就这么一件,不象你的庄园,没了可以再造,这席子可不能造哇!”老者慢条细理地说。

“唉呀!你就别再斯文了!快说,你要什么?”老财主着急得直跺脚。

“老弟,那就这么吧:你不是有三处庄园吗,我就用这无价之宝,换您一处庄园吧,俺委屈也就委屈了。”老者的声调带着哭腔,还用衣角擦了擦眼角的“泪”。

老财主没有忘记老者说得那句话:“庄园没了可以再造;而孔子只有一人,宝席就这一张不能造呀!”

于是,连忙答应了交换条件,办了手续。

半个月后,又有人登门送宝了。这次来的是满头银发,衣着华贵的老太太,只见她手端一只豁了半个口的破石碗。

张成又是飞一般把消息报给了老财主。

老财主一见“贵夫人”与破石碗,顿生疑惑:“从衣着的华贵看,不像是来讨饭的;可这破碗又是咋回事?”

一见老财主生疑的神态,贵夫人哈哈笑了起来,笑得很灿烂:“老财主呀!你是不是笑我手上这破碗呀!这碗可不得了呀,比你那张‘孔子席’要贵的不知多少倍呀!这可是天上的神物哇!”

“哇!真的!那你快说是啥神物?”老财主催促着。

“这件天上‘神宝’,是当年女娲炼石补天的时候,所剩下的一块石头,后来被刻成这半块碗,你看这碗五颜六色的,到了晚上它还放着光呢!” “贵夫人边说,边蒙上碗,留着一条缝,让老财主看。财主一看,不禁叫绝,急问老妇人要多少银两。“

老妇人说:“本来,这‘天上神物’俺是不愿出手的,想传给后人。谁知,俺那不争气的犬子只知吃喝嫖赌……传给他又有何用?!不如给它找个爱宝之人,了却俺的一桩心愿!听说,老财主爱宝,俺就慕名而来呀!”说着,老夫人也不觉潸然泪下。

“老人家,你也不用伤心!放在俺这里,你就放心好了!说吧,您要多少银两?”老财主劝说着。

“银两吗,俺不要!不要!要银两,就失去意义了!您不是还有两处庄园吗,就给我一处算了,俺住进去离开俺那不争气的儿子也少生闲气,多活几年!”贵夫人摆出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

老财主又想起了那个“送席人”说的话:“庄园没了,可以再造,而……”于是满口答应,并转出了第二庄园。

谁知,过半个月,有人有登门送“宝”了。这次来了,不是须髯飘飘的老者,也不是衣着华贵的夫人,而是一位憨厚的渔家小伙子,他手臂上挽着一根弯如游蛇的“手杖”。

老财主一见这根形状很怪的“手杖”,问他有什么来历。憨厚的小伙子,傻笑着说:“这宝物,与您那破席、石碗比,宝中之物宝,王中之王了!这不是一般的手杖,它是一个鱼钩!”

“鱼钩?!哈……哈……哈”老财主不解的笑了,“这也能钓鱼?!”

“这不仅能钓鱼,而且都是‘愿者上钩’呀!这是当年姜太公用过的鱼钩呀!姜太公可是个大神仙呀!”

“又是一件绝世之宝!”老财主不禁脱口而出,又急不可待地说,“快说吧,要多少银两?”

“我也不要银两:老财主你不是还有一片庄园吗?我只要你那片庄园!”小伙子说得很干脆。

这时的老财主有些犹豫了,可那句“没了庄园可以再造,而。。。。。。”的话又在他耳畔提醒着.“我有了这三件无价之宝,还愁今后没有庄园。”片刻之后,他又把仅有的庄园转给了小伙子。

最终,无家可归的老财主,只好夹着破席,端着破碗,拄着“鱼钩”,沦为了乞丐,而那个三次登门的“送宝人”成了拥有三处庄园的财主。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